您现在的位置: 湖北通城隽水寄宿小学 >> 部门信息 >> 校 长 室 >> 正文

流连在岁月里的生命情结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877 更新时间:2012-12-18

流连在岁月里的生命情结

 

杨弃

 

春天,惯于以其迷蒙的美丽憔悴衷情者。这个季节,    是一个需要安顿好自己的时节,偏偏何成林文集《一个人的编年史》(后简《编年史》)出现在我的案头。从春天进门,往往心情还没有放下,又迫不及待地走进何成林营造的梦境里。两种景致相互缠绕,两种意境相映生辉,我被迫在一种无处可逃里梳理起阅读的辫子来。

我与何成林相识很久,感觉他博学多闻,加之高强度的记忆力,将他牢牢地捆绑在文学的情结里。他不时写点小文、小诗、小说什么的,也不时在一些报刊杂志上露点媚眼,晃一晃心情。我想,他不过是在“贫瘠”的都市生活里,作为对自己空虚的慰藉罢。哪知年前,他将一本总结自己多年写作历程的《编年史》,砖头般递到我的手上。咳!这个世界,怪我怪在什么事都可以不在预料中。

《编年史》呈现着何成林多年的心路和行路双重历程。勤奋好动和惯于追寻结合在一起时,就有了他多年近乎狂妄的举止。他骑上摩托到江西修水访问黄庭坚,到南昌游览滕王阁,到武汉拜会黄鹤楼,到咸宁参观131军事工程,尔后回到出发地通城,数百公里一大圈,仅用了两天时间,别人用想都赶不上。他行走在大地上,渴望走向远方山水,找到心的栖息地。他利用节假日数度到我县毗邻的江西、湖南猎取眼光。横亘湘鄂边界的大云山,虽不入名山胜景之列,却有雄峙边陲之风。西览洞庭,北瞰长江,孕载文化。太上老君,西汉刘邦、张良,革命家王震、王首道,国民党杨森将军等在山上留有遗迹。何成林十多年里,十三上大云山,写了多篇诗文,且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释放人生感怀,舒展岁月参悟。攀高的意境,远眺的心情跃然纸上。他完全淹没在自己的青春里。他把幻想和天真具体到一次次实际的捕捉上,使它们不再成为虚无缥缈的“天景”。

聪明智慧的人,大凡多读书者。何成林深谙其道,对于自己的文化建设意识特强,他的读书笔记、生活笔记达两百多本。《编年史》上,他选取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读《红楼梦》笔记十篇,读《史记》笔记五篇。他读书十分注意内心的接受,点点吞噬的声音总是在那些文字中漫出来,浸润着个性的思考,一些被唤醒的东西就在笔端蹦出来。《启迪》就是读《红楼梦》的一则随笔。“随便截取生活之流的某一段,就会看到那一个时代,随便选择一个人的一件事,便会看到他的一生。” “生活不会骗人。” “最可能的是,你自己骗了自己。”这些潜藏于生活水域中的真理,何成林在阅读里一一打捞出来,晾晒到生活的阳光下,一个人思想知识的金字塔,无疑就是这样建造的。

一个人的知识,无非是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传承先贤,二是遍读天下。何成林除读书外,总是在行程的滩头,勤于捡拾认知的贝壳。为了积累,他把自己的脚印送到天南地北。从庐山到渤海湾,从新疆到东北,从广州到桂林,甚至他独自一人到拉萨过春节。他搜索的眼光洒遍了祖国各地。同时,从不忘记录取真实的感受。文字中的那些小人物、小事件,都原始得近乎摄像,却默默地呈现着思想打磨的精彩和声响,这种内敛的爆力,让你在靠近他们、深入他们之后,立即感知出来。《西北行、东北行》,从七月四日到二十六日,二十三天日记,几千里行程上的大小历经,见人视物,食宿话谈,时间的惯性,生活的立场引人入胜。对于丰富的生活内涵,很多人喜欢豪情万丈的抒写。何成林不同,几乎少有评断,给仁者智者各得其所。当然,他的掌握早已进入肺腑。要不,文外交谈时,他的见地那样富有。

人们总是把自己的根植在自己的寄托里,并千方百计把时间和空间向寄托拉近。何成林的乡村随笔,就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计划走遍通城的山山水水,记下一棵树、一朵花、一株庄稼在风霜雨雪中的生命历练,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他的心中灌满了爱的泪水。在不少篇什里他写到老家三泉垅,艰辛的上辈,自己的童年,茑萝花“开在自己十三岁的梦里”,山村田畴被庄稼抬得很高,乡亲们用自产的水果和方言招待客人,僻静的水电站,痴迷文学的追求者,大山深处的老郎中,纯朴美丽的山妹子,为客人沏本地特产菊花茶的女高中毕业生等等等等,这些比城市生存空间少有污浊,干干净净的人们,用真实的心直面生活,在何成林的笔下是那样温暖柔软,把一种强大的生命力送到你的面前,让你在感受精确和细腻的同时,又感受一种妙趣横生的回归。赞成就是主张,我突然想起。

《编年史》都是从过往的故纸堆里找出来的,我不得不提出其特别的语言风格。记得我与市作协主席柯于明谈起此事时,他亦感受强烈。这是多年阅读中极少碰到的一种。作者慷慨激昂,热情大方,性格与文字风格迥异,他把人物形象和生活原状,几乎是一成不变地交给你。文字上极少雕琢,洁净得没有形容和修饰,如同一幅白描画,平静得似乎惊不起几个波澜。文章体裁不拘一格,小说、散文、诗歌、随笔、纪实什么形式都有,只要能表达自己意愿的就用。不抒情,不议论,不强加臆断,冷静得近乎寂寞。但是,当你一旦深入,就难得脱开了,那情那景那人会紧紧抓住,让你在他的内心驰骋自己的认知。可见何成林的语言把握能力。他的主张和追求,就在不声响中渗透着,融会着,这是否就是精微与宏大之道呢?

昨晨七时,身为县作协主席的何成林打电话邀我和他一道到他任校长的学校一位老师家去晒春光,同行向他讲了两个小故事,他立即拿出随身的本子记下了。无疑他是厚重的,采撷让他厚重了。尊重生活,热爱生活,敬畏生活的人一定于围困无关,一定会自如地走得很远,何况,他那么年轻,充满活力。

突破自己的人,流连在岁月里的生命情结,定会怂恿他写尽无尽的春天。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