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湖北通城隽水寄宿小学 >> 教师频道 >> 作品展示 >> 正文

期待有一次与他结伴远游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666 更新时间:2016-3-3

期待有一次与他结伴远游

——读何成林《梦想与忧思》

李专

 

 

我经常臆想,如果与徐霞客同时代,我愿意做他的旅中仆人,做他的马夫,他没马就做他的驴夫,连驴没有就做他的挑夫,跟着他走天下,看他怎么游,当然也和他一起游。

臆想就是白日梦嘛,我不能穿越到明朝。就在今天,就在身边,有位旅游达人,我真是期待有一次与他结伴远游。我说的是何成林。他到过许多国家,跑遍全国各地,至于家乡周边地区更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反复跑。他旅行的方式很特别,曾经骑着摩托车带着他的妻子去武汉、到韶山、上井冈,也曾经一个人坐火车到西藏过春节。50公里外湖南大云山,也不是什么一线名山,他居然上去23次,其中有一个月去了3次,并且每次都写了记游的文章。

有人问,一座山有没有必要上23次?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早就告诉我们:有必要。他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23次游大云山,季节不同,路径不同,心情不同,游伴不同,收获也会不同。一位智者,你和他交谈一次有收获,与他交谈多次当然会有更多收获。孔子问礼于老子,实际上是问了4次。孔子的思想就是在数次向老子讨教中逐步形成和成熟,与此同时,孔子的提问也敦促老子的反思。正是两位智者相互交锋又相互融合的价值取向,激荡着中国文化延绵不绝、无限繁茂的多元和多样。在《梦想与忧思》里,有4篇大云山记游文章,记录了最近的4次上山,所写内容迥异,表达的思想也没有雷同。在他心里,大云山显然是一位智者,每去一次就是与智者对话一次、交流一次、丰富一次、提高一次。

他要走遍家乡通城的每一片山水和每一个角落,要记录故乡的每一朵花开,每一阵风吹过,每一片雪花飘落。如果说这是一种情怀,那么数据更可以达到惊人的效果。《二0一三年年底和开年立春前几天的乡下老家》第一句话里写到8个地名:“太阳出来,升高,照在密岩山上,沿雪堂林场、长窝、倒窝一道南北向的山梁,把上垅屋背一山竹林和对门神台屋、下屋、复垅山一带的房子、山岭、田畈染红。”另一句话里竟提到到19个地名:“每块田也有名字:杉树丘,塘外丘,土地丘,扁担丘,上桑树丘,下桑树丘,上团丘,下团丘,木梓丘,哀生丘,窍丘,驼背丘,茶泡丘,长丘,屋里丘,凼丘,烂田,下首田。”整篇文章则涉及50多个地名,我敢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说出这么多地名的人,包括本地的老农,包括县地名办的主任。

我期待有一次与他结伴远游,因为他是一位谜一样的人。我要看他如何择路看景,如何记录眼睛看到的一切,如何挖掘大脑想到的一切。又如何在旅馆里看书,在候车候船的时光里读书,在乘车乘船时如何读书。又如何与人搭讪,如何深入交流,如何走进陌生人的内心,又如何把这一切写进文章里。这样的伴游多么有趣,多么令人神往!旅行家之外,他还是藏书家和作家。据说,他家里有一层楼的书,他有一套桐油浸泡过的《水浒传》。他出版过近百万字的综合文集《一个人的编年史》,散文集《在通城,在路上》,教育随笔集《我们》。他太值得探究了,而探究他最好的方式应该是和他一起出游。

《九天·在路上之90》里写:“第7600多,一个问询信息:‘你一个人每天吃饭吗?怎么老是一个人在外面跑啊。’似睡似醒中回:‘怎么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呀?!’”这个“愚蠢的问题”是很多人都会问的,我有时也想问。当然,我不是问“每天吃饭吗”这样很傻很天真的问题,是真的想问“怎么老是一个人在外面跑”。《十四日·在路上之101》里记:“走在高原,走在天上,眼前只有天,只有山,如此辽阔、坦荡!真让惯于庸常生活中计较、纠缠那些屑小、细碎、微薄的东西的我们羞愧。高原,它有忧伤吗?应该没有,只是默默承载千年风雨万里流云。”他是个知行合一的人。与他相比,我们的知是浅尝辄止,我们的行更是难望其项背。他那更多的行,也更多地升华了他的知。

他在上面提到的这篇文章的末尾写道:“再去一次那座‘绝高的山顶’,‘像鹰一样’,啄打岩石,让喙脱落,拔出爪上老化的趾甲,拔下钙化的羽毛,蜕变,飞翔,新生。”只有与他结伴远行,我们或许也能获得这样的感受,并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从而增加生命的密度。

2016211日星期四写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怀念隽小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